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盈 > 手记|陈启宗:商人、学者、思想家、民间外交家、慈善家、教育家

手记|陈启宗:商人、学者、思想家、民间外交家、慈善家、教育家

第一次认识恒隆集团和恒隆地产的董事长陈启宗(Ronnie)是我刚从美国读完研究生回到香港,我哈佛的一个教授就介绍我认识Ronnie。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目的性的拜访,就是去聊聊天,认识一下,我们就海阔天空地从我的理想到探讨中国发展道路和全球问题聊得甚欢。而我很敬佩Ronnie,作为一个大商人,却心系祖国,热心祖国发展、两岸三地关系和中美关系,对全球政经走势、历史文化等话题有很深入的研究和很开阔的视野。他送给他多年来写的各类中英文文章。我都认真拜读了,题目都是类似这样的:“改革开放为中华文化、教育带来的机遇与挑战”、“中国之发展为东西方文明共处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大国崛起之道”、“展望未来三十年:中国的发展愿景”、“经济危机后的世界新格局”、“西方对于东方的说教必须停止”、“企业家的社会责任”等等。每次与他相见,他也乐于探讨这些问题,反而是到这次访问,我才第一次与他探讨一些房地产和商业方面的问题。相比起他的同行,他更像是一个学者、观察家,甚至是思想家。
从第一次认识Ronnie以后,他就很热心地邀请我参加他组织的一些活动,从南加州大学的游船爬山到亚洲协会的嘉宾演讲活动到小范围的聚餐。每次不管活动大小,我也积极发言、参与讨论。Ronnie是极少见的能自由游走在东西方各个圈子的人,他的人脉网络遍布全球,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等人都是他的好朋友。经常有外地的朋友访港,Ronnie就会在恒隆或亚洲协会组织一些十几二十人的小范围聚餐,邀请一些朋友共同探讨一些时政经济、历史文化方面的话题,而很多时候,他都会邀请一两个年轻朋友参与,开阔年轻人的视野和给予讨论提供不同的视角。我很记得,我第一次被邀请参加,是因为Ronnie的朋友-著名的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到访香港。他的著作包括《帝国:大英世界秩序兴衰以及给世界强权的启示》、《货币崛起:金融资本如何改变世界历史及其未来之路》与《文明:决定人类走向的六大杀手级Apps》等都被制作成电视专题影集,还登上过时代杂志的世界前100大具影响力的人物。我左边坐的是立法会议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右边坐的是香港发展论坛一位资深研究员。我不仅在当晚吸收了极多的知识养分,还在当晚过后,作为哈佛香港校友会董事,邀请了尼尔·弗格森给哈佛香港校友进行了一个沙龙活动;同时又邀请了叶刘淑仪接受我的访问。而自从认识Ronnie 开始,我每次遇到任何职业上的选择或人生的问题,都会去请教Ronnie。
而我在今年决定自己制作和主持一档节目后,也是第一时间找到Ronnie,报告一下,也说如果他以后有好的嘉宾建议,也请他帮我留意。谁知他竟然直说,你给我你希望邀约的嘉宾名单吧,我来勾我认识的,然后帮你写推荐信。我忐忑地发了20个“梦想名单”给他,包括盖茨、索罗斯、布隆伯格等全球大咖,他竟然勾了12个,说这些他都认识,可以帮忙联系。我在这次访问时跟他说,我准备9月份去以色列,想采访三四个人,他对以色列非常熟悉,就一下推荐了19个人,从总理到大学校长都包括在内。无亲无故,不求回报,Ronnie这么提携年轻人,我是感动得无言以对。
 
Ronnie精力旺盛,全世界到处飞,每天睡眠时间少之又少,配备了四个秘书,秘书们都还忙得团团转,经常三更半夜收到电话或邮件。在这次访问开始之前,我们讨论了一下有什么可拍的素材,Ronnie就和团队开玩笑,有谁肯捐一块钱给慈善组织就可以给他们看和拍他的日程本。结果他一拿出来,大家都傻眼了,是用比芝麻还小的字写得密密麻麻的天书,他还笑说我们为什么看不懂!是什么推着他一直往前走?他说财富对他来说是过眼云烟的东西。作为一个商人,在企业刚发展的时候,一定要花百分之百的精力去赚钱,要不然企业不能壮大,不赚钱的企业和商人不会获得尊重。但在企业壮大以后,就可以抽时间去思考一些其它问题了。财富是重要,但不过是衡量一个商人、一个人的其中一个标准而已。他们家就是不太以财富来衡量一切。
陈启宗的价值观传承自他的父亲、恒隆集团的创办人陈曾煕。陈曾熙与李嘉诚、李兆基、霍英东等一代人,共同缔造了战后香港的商业繁荣。由于父亲的家教,Ronnie从小就没感觉自己是个富二代,从来没想过会从爸爸那里拿到一分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陈启宗甚至没有持有恒隆集团的股份,只拿着一百多万的工资。后来薪酬委员会成立,才认为他接受的待遇不合理,加了他的薪酬和股份。他爸爸简朴节俭,从来不乱花钱;每天晚上回家吃饭,完全不应酬;基本不认识官员,更没有行贿讨好官员之说,实在是商界的奇葩。因为坚守不行贿,从Ronnie父亲到Ronnie,这都意味着有时要放弃一些项目,发展慢一点,但洁身自好使他们可以真正做到高枕无忧。而Ronnie对他的儿子也是一样,他的大儿子陈文博说,大概从7岁左右开始就知道家里不会有任何遗产留给他,家里支持他读书,但在开始工作以后就分文不给了。还记得有一次跟他聊天,说起旅游这个话题,他说他很希望自己在上海工作那两年有去内地更多地方旅游,但苦于没钱,虽然在上海上班时已是每天骑自行车上班,但每个月交完房租以后工资也所剩无几了。他们家把从商积累而来的财富都最大限度地回馈社会,把所有财产注入晨兴基金会,全部用于公益事业,包括捐助修复北京故宫建福宫花园,先后向中国科学院、香港中文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等捐款,和对哈佛大学自1636年创校以来获得金额最大的单项一笔捐赠-3.5亿美元。而他对捐赠随之而来的荣誉,却往往婉拒。
我敬佩Ronnie的学识和视野,但我更为钦佩的是Ronnie的人品和价值观。无论是在家裏、在公司还是在社会上,他的道德观、价值观都是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的。也许这就是Ronnie留给下一代最宝贵的财富吧!
 
推荐 7